RU EN 

字母的殿堂

第四届国际书法展在索科利尼基会展中心现代书法馆开幕了。43个国家的参加者展示了世界书法名作。每位参加者用自己的语言,借助于毛笔、钢笔和墨水,讲述手写字母的美和秘密。

大部分书法大师的作品展示了被称之为圣礼书法的领域。对于现代书法家来说,各个民族神圣书籍的片段,依旧是探索和思考的主要田地。博物馆的一些藏品已被观众所熟知。例如,《十诫》(或十条诫令),这是展览上唯一一件用19世纪印刷机以手写形式刊印的书籍。还有圣礼名作犹太羊皮纸卷《主-门柱圣卷》,该作品已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由以色列书法家阿夫拉姆·博尔谢夫斯基创作。

这次展览还有一幅纪念作品:瓦列里扬·巴哈列夫的《易经符号》(《易经》中的64个符号)。用艺术家的话说,《易经》讲述的是,我们生命道路上的每个片段都有自己的意义和作用。任何小事之间互相联系,相互影响。这位书法家的笔迹突出了表现主义的风格,而且他的作品有丰富多彩的颜色,这在书法艺术中很少见。书法家呼吁寻找自己的书法“切入点”,始终重视线条这一体现书法形象的关键。

如果对于巴哈列夫来说,书法是一种表现艺术思想的方式,那么对于阿波利纳里娅·米申娜来说,重写圣礼文本是认知的尝试,阅读领会圣礼文本的唯一方法。米申娜以字母轮廓像三顶教堂的形式书写手抄本《上帝不是死的,是活的》,也就是说,她作品中的词句就是宫殿。艺术家说:“作为艺术家和书法家,我创作是为了观众阅读。重要的是我的观众能成为读者”。书法课应重点先教学生成为读者,然后再成为作者。

今天,在计算机技术时代,当笔的沙沙声换成键盘的敲击声之后,很不公平地,在整个20世纪的俄罗斯,书法艺术完全是被遗忘了的,开办书法学校、国家书写传统科研调查等,重新唤起了对书法的兴趣。虽然书法家这个职业在罗斯从15世纪就存在,但现在实际上消失了,世界各地的书法艺术大师聚集在一起交流经验。

然而,国内书法家在很大程度上处于“断电”的空间,因为他们没有使用古手稿真本的可能,图书馆储备和藏品不对字母大师开放。主办方和俄罗斯首家书法学校校长彼得·乔比奇科在展览开幕日上说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很遗憾,我们至今都没有一本俄罗斯书法教科书,这对我们来说是耻辱。”乔比奇科先生认为,书法应该成为中学教育的必修课。由此还可以联想到,在沙皇学校,每周的书法课时间为18个小时。在东方,书法练习和格斗艺术课处于同一个地位,他们认为书法和格斗艺术史巩固精神和自我完善的方法。艺术家说:“需要给人笔,这是解毒品,因为书法不仅是完美书写词句的艺术,还是完善精神的艺术”。

展览上展出了几件彼得·乔比奇科的作品,其中包括和学生一起创作的作品。占主要地位的是《书中小书》命题集。而且,每一个版面用一种古俄罗斯文字书写:希腊安色儿字体、安色儿字体、半安色儿字体、组合字和草书。博物馆常设展品中,还有俄罗斯联邦宪法的唯一手抄本,作者是彼得·乔比奇科。

伊琳娜·阿尼西莫娃

来源: 新消息报

下载pdf格式 

返回目录
距开幕只剩 375 days
智慧的想法
书法——手写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