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 EN 

现代书法博物馆领导一行做客科夫罗夫摩托车博物馆

民间博物馆举步维艰,但仍将生存。不知何故,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科夫罗夫曾经有一家摩托车生产大厂。现如今的生产规模虽已不复从前,但仍在生产《吉德》牌摩托车。尽管许多人对杰格佳廖夫厂的发展前景异常悲观,但该厂仍旧是摩托车市场上唯一一家国内生产商。机械制造业往往需要大额资金投入,以便与西方厂家展开竞争。科夫罗夫摩托车曾经书写了辉煌的历史,其技术经受住了在欧洲、中亚等地举行的艰难而又漫长的摩托车越野赛的检验。苏联时期,每四辆摩托车中就有一辆产自科夫罗夫。科夫罗夫摩托车厂的生产图纸副本至今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尼古拉•图巴耶夫的藏品中。

多年来,私人收藏家,摩托车修理师尼古拉•图巴耶夫不仅想要举办城市摩托车展,更想以超过城市收藏几倍的个人藏品建立一座真正的博物馆。他的私人藏品除摩托车外,还包括科夫罗夫摩托车手们获得的奖状、奖杯、奖章和其他奖励。

尼古拉相信,在以摩托车生产、传统越野赛和摩托车足球而驰名的城市里一座摩托车技术博物馆有其存在的价值。2017年,他注册了“科夫罗夫摩托车博物馆”,但遗憾的是,目前仅有虚拟博物馆在运行,真品则全部存放在自家的两层车库里。尼古拉说,他的理想是创办一家合乎要求的博物馆,但在此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现实问题,以及资金等方面的困难。主要问题是缺少购买资金,没有存放地点。地方政府不愿意接触此类问题。

正如收藏家所言,行政当局需要的是一座市政博物馆,而不是尼古拉•图巴耶夫的摩托车博物馆。因此,他只好将部分藏品送至当地的冰宫展出。冰宫里陈列着约28种型号的摩托车和机动脚踏两用车,其中的12种由尼古拉•图巴耶夫提供。其余的摩托车则是科夫罗夫历史纪念馆的馆藏。

不涉足收藏的人也不难想象,收藏摩托车耗资巨大。但是,收藏家的努力成果所带来的欣喜则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

当你看到技术重获新生的时候,这种感受非比寻常!一辆无人需要的摩托车被弃置一旁,风吹日晒雨淋,锈迹斑斑,一点点走向毁灭。而后,这辆摩托车的螺丝钉被一颗颗就地拆卸下来,重新组装,重新上漆,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就是我们的经历,我们的故事。来博物馆参观的人们(尤其是老一辈人)在摩托车前停下来,用手去触摸摩托车的车身,回忆当年驾驶摩托车的情景,回忆自己的青春年华:开着摩托车去钓鱼、采蘑菇、运土豆……这一切如此令人感动!对往昔的怀恋同样涌上了年轻人的心头,他们回想起自己第一辆摩托车的型号,回想起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的快乐:和朋友们赛车,与姑娘约会,在耳畔呼呼的风声中驰骋……博物馆不走专业路线,每个来访者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某种乐趣。

尼古拉•图巴耶夫收藏的摩托车有70多辆。余下的的正在进行精细修理,但或早或晚将加入到藏品行列。这里陈列着各种竞技类摩托车:越野摩托车、足球摩托车和竞赛用摩托车;恩杜罗摩托车和公路摩托车系列。尼古拉的藏品中包含了杰格佳廖夫厂全部型号的摩托车,这一切都源于尼古拉在摩托车厂的工作经历及其对骑摩托旅行的热爱。离开厂子以后,尼古拉很长一段时间从事珠宝制品修理工作。目前阶段订单少了,于是尼古拉又开始了其一生钟爱的事业——摩托车修理。外行也不难看出,他有一双修理“铁骑”的巧手。

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会穷尽一生去做一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博物馆人的一生又有别于常人,充实而丰富,艰难而有趣,因为每一件藏品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件展品都倾注了收藏者的情感。祝福尼古拉•图巴耶夫的博物馆事业能够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并取得最终的成功!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科夫罗夫摩托车博物馆会迎来落成的那一天,不久的未来我们将见证它的存在!

返回目录
距开幕只剩 413 days
智慧的想法
书法创作结束,但思想不会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