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 EN 

弗拉基米尔勺子博物馆发展历程

弗拉基米尔市民引以为傲的是,弗拉基米尔的建立者弗拉基米尔•克拉斯诺耶•索尔内什科是第一位下令使用勺子进餐的国王。10世纪弗拉基米尔大公发布了《餐具使用令》并为侍从订购了一套银质餐具,以此奠定了俄罗斯勺子的历史开端。世纪勺子历史的策源地是古埃及。埃及法老墓里放置着梳子、镜子等化妆用品,考古学家在那里找到了一些类似勺子的物件。这些物件极有可能是用来混合或放置配料剂的。

勺子既是餐具,是趣味礼品,同时也承载着故事。勺子的故事绝不少于那些古老的教堂和老旧的书籍。弗拉基米尔勺子博物馆是皮库诺娃•塔季扬娜历经25年的私人收藏,由家庭藏品逐步发展成为一家极具价值的博物馆。目前,博物馆藏品总数达15000件。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有自己的故事,令参观者以新的视角去审视看似普普通通的东西。创办博物馆的目的在于证明,勺子不仅是餐具,还有其他用途:这件物品可以实现多种功能。

2015年6月12日博物馆开门纳客并对各个国家和民族的传统习俗展开研究,收集材料分析弗拉基米尔州在勺子生产中所发挥的作用及其对行业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博物馆常设展品为3000把大大小小的勺子。在这里,你不仅可以了解勺子的发展史,还可以熟悉勺子制作工艺和方法,认识许多与勺子相关的物品,聆听有关勺子的传说。

博物馆收藏有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勺子,许多都是稀有珍品,甚或独一无二,其中的一些则是仅有的复制品。最为有趣的勺子有大不列颠国王加冕汤勺藏品系列、俄国革命前的银勺、尼古拉斯•基什锡勺系列、美国银勺系列、俄罗斯银勺系列藏品。还有一件展品非同寻常——世界上最小的925银勺,勺身长3毫米,勺子头只有1毫米。

勺子制造商为客户专门生产的圣诞礼物勺子妙趣横生,和平主题的勺子,如和平鸟、和平圣诞老人、荷兰风车、和平花园、梦想一代、世界各民族童话故事等则令人印象深刻。这些勺子都配有说明书,详细描述了勺子上刻画的每个角色或情节,因为每一个勺子的装饰都与众不同。

勺子所展示的空间跨度为我们呈现出一幅独特的礼品勺子图册。地域展重在展示纪念品所反映的每个国家的标志符号。石榴石必定是亚美尼亚,琥珀是立陶宛,而横跨欧亚大陆的俄罗斯则有两把勺子,一把勺子上是弗拉基米尔、圣彼得堡、莫斯科,另一把上则是符拉迪沃斯托克。一些勺子呈现著名的历史事件或名人,让你立刻会联想到那些国家。

英国人对勺子的态度有所不同。有用来纪念加冕礼并赠送给出席加冕礼的客人的加冕礼汤勺。自13世纪以来,英国就有一种用勺子给统治者涂油的传统,并保留至今。印有皇室人物肖像和加冕汤勺样品的皇家族谱就是最好的证明。

温佐拉和罗曼诺夫家族的勺子藏品、法贝尔热勺子、俄罗斯马赛克勺、珐琅银勺、乌银勺、白宫特制餐具、使徒勺子等在博物馆收藏中占有特殊地位。革命后的科利丘吉诺市有一家瓷器厂声名远播,那里生产所谓的日用品:各种各样的配套餐具。

藏品涵盖各种工艺的珐琅勺,还有吃东西用的特种勺子,如吃葡萄柚的、破胡桃的、吃浆果的、吃无包装糖果的、吃切块西红柿的、吃果冻的勺子等等。特殊用途的勺子还包括为留小胡子男人特制的搁架勺,为想瘦身人士制作的带孔洞的勺子,避免病人闻到异味产生不适的带卡头的油勺等。

一个陈列架用来展示木勺制作阶段和民间花纹图案。许多趣闻轶事和美丽的故事都与勺子有关。比如,掏耳勺不仅仅是棉签的原型,还是一个用神话符号装饰的护身符。用当地居民的话说,这样的掏耳勺是他们的爷爷奶奶日常所必须的,也就是说,苏联时期人们还在使用这样的掏耳勺。

图谱勺在秘鲁和玻利维亚都很流行。女人用它们做披肩夹。还有一种双用途勺子:尖的一端可以用来干活,平的一面则可以当做小平底锅。制作一把勺子只需要11分钟。那些只做到一半的人被叫做“半吊子”,由此产生了短语“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一事无成”。

在威尔士,大约从17世纪起就形成了一个传统。每个年轻人都要用纯木块为自己的心上人制作一把勺子。实际上这不仅仅是一把勺子,更是一件爱情信物,因为勺子上圆环的数量是要告诉对方,希望将来家里要几个孩子。如果心上人接受了这把爱情勺,那么就可以展开追求,婚礼过后勺子将一直保存在家里并代代相传下去。

所有的展品都价值极高,每一件展品都独一无二。博物馆馆长塔季扬娜•皮库诺娃不仅修建了藏品展示地点,而且还将这一空间打造为所有公民可以使用的互动空间。博物馆的一项重要任务是为视力受损儿童提供服务。在大师班和主题晚会上,孩子们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尝试着“看见”木制娃娃。工作人员还用专门设计的模型给他们演示故事,表演话剧。

塔季扬娜•皮库诺娃说,博物馆是独一无二的。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国家也有类似的博物馆,但它们要么是国家博物馆的一部分,要么专业化很强。例如,彼尔姆的民族历史博物馆展示的是勺子的发展历史,威尔士有一家叫做“爱情勺”的博物馆。弗拉基米尔勺子博物馆以其对勺子历史的深度展示,以其精心挑选的华美展品令人震撼,而这一切的背后则是巨大的付出和对收藏,以及对博物馆事业的伟大热爱。毕竟,每个博物馆馆长的灵魂深处都居住着一个俄罗斯历史和文化的守护者。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这一点,并尽一切努力予以支持,珍惜他们的这份劳动与付出。祝博物馆及其团队蓬勃发展,无所不成!

返回目录
距开幕只剩 93 days
智慧的想法
“世界上字迹潦草的大多数人,只是因为写字时太着急了”。路易斯·卡罗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