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 EN 

参观圣彼得堡留声机博物馆

弗拉基米尔•德里亚布金是博物馆的创始人与所有者,他将自己的生活致力于马戏艺术、训练野兽及收藏。博物馆导游柳德米拉•德里亚布基娜向我们介绍了博物馆生活、其创始人与展品等等。

弗拉基米尔•德里亚布金去过世界各地巡回演出。弗拉基米尔看过一本沃尔科夫•拉尼特写的书«录音艺术»以后,忽然想出了收集留声机的主意。书本上一个简单的句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如果收集留声机收藏品,该收藏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获得其价值,也将成为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 。第一个留声机是弗拉基米尔在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市购买的。当时他与他的马戏团伙伴排演 «在餐厅» 的再现部分。根据该再现部分的内容,他需要一个留声机。而且弗拉基米尔非常想再现部分的留声机是真的。有一天,在克拉斯诺达尔市私营公寓地区的街道上徘徊时,他看见了在外面购买东西的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弗拉基米尔走过去,询问那位老人,他是否知道在哪里能购买留声机。原来,这位先生就卖出自己旧留声机的人。博物馆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30年来,独特音乐设备的收集品数量增加了,并且弗拉基米尔扩大了其地理边界。如果我们想说到并介绍各个展品,需要花几个小时。而为了观看博物馆所有的留声机,需要几天才能看完。

柳德米拉•德里亚布基娜的参观游览将吸引我们进入了声音迷人的世界,我们完全没意识到过了一个小时,又过了一个小时。我们想了解留声机所有的零件、详细地观看各个标记与亲手触摸展品。我们触摸过许多传说奇人具有的留声机,比如歌手费多尔•夏里亚宾、戏剧家及表演家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歌手娜杰日达•普列维斯卡亚、歌剧歌手伊万•叶尔绍夫等著名人物拥有的音乐设备。这使我们感到说不出的高兴。在一个展厅里,客人甚至能看到属于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留声机。

参展来宾进入展览厅时,能看见许多学者的肖像,其中有第一位将声音描述为一种物理现象的学者夏尔•克罗、留声机的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留声机唱片的发明家爱米尔•贝利纳。因为托马斯•爱迪生为自己的发明极端骄傲,所以他总是说: “甚至于列夫•托尔斯泰都有我发明的留声机!” 。当然这都是为了作广告。

在博物馆三个宽敞的大厅里,客人能够亲眼看到来自美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许多城市的古老珍贵的展品。博物馆最主要的贡献是对许多进口音乐设备进行大规模而细致的修理工作。每一个展品都是由弗拉基米尔在巡回演出期间购买的,随后藏于圣彼得堡的住所。弗拉基米尔将留声机藏着藏着,就发现留声机装满了他的整个房间。这就成为弗拉基米尔建立私人博物馆的动力。随马戏演员去世界各地巡回演出11个月,而在家生活一个月。弗拉基米尔回到家时,因为他的住所到处都是留声机,所以生活变得很不方便。退休的时间到了,弗拉基米尔应该跟马戏告别,但是他不能在缺少空间的房子里生活。当时在彼得保罗要塞做管理员工作的柳德米拉•毕罗娃 (未婚姓) 在建立博物馆的过程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她帮弗拉基米尔找到展览空间、进行必要的修理等等。1997年留声机博物馆终于为客人打开了其门。

除了珍贵的留声机之外,博物馆展示了1917年以前的各种留声机唱片、不同罕见的留声机装饰品,甚至于展示真的手摇风琴。由于修复专家的细心态度与专业精神,因此大多数的展品修复如新,真正获得了新生。

博物馆收集了世界上最大的而历史最悠久的公司的音乐设备,比如Julius Heinrich Zimmerman、列布里科夫、布尔哈尔德等其他著名的企业。不管留声机的零件是用哪一种材料做的,不管是木头还是铝的,各个机器还是收拾得很完善。古老花纹、多种多样的雕刻或彩画玻璃装饰每一架音乐机器。它们都是真正的艺术品。导游通过其有趣而信息丰富的故事,引导将客人在巨大展厅里游览。参观游览结束前,来宾去博物馆最后的展厅享受好喝的茶与令人欲罢不能的甜点。博物馆不大,但是有十分独特的客厅。弗拉基米尔与柳德米拉没有寻找设计师的帮助,而自己想出来了博物馆的内部装饰。他们亲手创造了该空间独一无二的气氛。

圣彼得堡留声机博物馆在世界上类似博物馆中排第三名。柳德米拉•德里亚布基娜向我们介绍说: “博物馆开幕后,来自斯图加特的留声机协会主席来参观我们博物馆。他十分惊奇,因为他认识所有的大型收藏者,但是没有听说圣彼得堡留声机博物馆。他就说我们的展览排世界第三名,荷兰居第二,韩国排名世界第一” 。韩国留声机博物馆«Chamsori Gramophone & Edison Science Museum»的所有者看到电视报道时,了解到俄罗斯有这种博物馆后,也来拜访我们,而且对收藏品深表钦佩。

这个地方的气氛多么独特而自在,去那里能让人度过充满文化教育的一天。德里亚布金夫妇的热情招待也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很遗憾的是,博物馆的收入极端不足。门票、儿童及少年活动与茶会才让所有者保持博物馆的经营。柳德米拉向我们承认,“博物馆收入仅让我们付出租金与公用事业费”。手头很紧时,夫妇请他们的儿子弗拉基米尔资助他们。他跟随父亲的脚步,成为一名马戏表演者。但他的能力不是无限的。有一次,据柳德米拉所说,德里亚布金夫妇只好卖出一个展品 –– 古老的八音盒,因为当时装修房子的钱远远不够。

目前,俄罗斯大约有300个这样不同寻常的民间博物馆。他们之所以还没消失,是因为它们所有者与创始人的干劲与忘我精神。没有他们就没有这些民间博物馆。我们应该将这一点懂清楚,也让官员了解保护这些无价文物的必要性。我们只有类似罕见珍贵的收藏品,后代才有机会知道我们当代生活方式与思维模式。这样,我们通过历史记忆及文化遗产的传播而保留不同时代之间的联系。任何文明或民族非有文化遗产不可。今天,我们都应该思考保护文化遗产工作的重要性。

返回目录
距开幕只剩 347 days
智慧的想法
书法——智慧的锻炼,心灵的良药